追蹤
加油,端么么。
關於部落格
因為認真,所以開心。
  • 304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我看《蟬時雨》

    叭~~,以上純粹是我一廂情願的天馬行空,並且錯得離譜,書中雖有打鬥,但絕無火裡來水裡去的輕功水上飄,也沒有漫天明來暗去的暗器咻咻,大師細膩捕捉的是江戶時代小人物的情與義,武打只是配角。     主人翁文四郎的父親因捲入藩內的權力鬥爭,被處以切腹極刑,於是文四郎開始過著忍受村民異樣眼光與譏諷的日子,他被迫一夜長大,也被迫離開他心儀的女孩阿福,然而文四郎不甘屈於命運,努力掙扎茁壯,終究鍛鍊出堅強的個性並改造自己看似黯淡的人生。     作者寄情於景,詳實地描述自然景緻隨著季節更迭,堆砌出時光荏苒下人情事物不住改變的悵然,尤其封建制度下的壓抑與無奈更隨著書中人物的遭遇真實地向讀者襲來,人的地位在聒聒墜地前已因世襲制度而決定,個人渴望的改變掌握在藩主與家臣的手中,壯志難申伴隨苦酒入喉,感情依歸的不由自己如同蟬鳴般從四面八方幾乎淹沒自我,儘管作者寫得含蓄,卻格外引人悲嘆與動容。     第一次閱讀這類型的小說,一方面覺得新鮮,另一方面我也不停想像加油添醋的內容,讓故事更具有迎合市場的精采元素,因為讀來總覺得文四郎始終處在權力鬥爭的中心之外,只能藉由聽聞得知高階官員的叛變行為與陰謀,臆測父親成為犧牲品的可能,判別自己與養母的下場,推敲青梅竹馬阿福嫁入豪門的心態,如果可以進入權力核心,進而掀起滔天巨浪,戲劇張力應該不容小覷。     不過當「眾生心中無不抱著遺憾。生在此無常的人世間…」映入眼簾,我意會到我的想法侷限在當今時空背景的框架,也許存在於二十一世紀的缺憾未必少於比江戶時代,然而那個時代階級的壓制卻絕對遠大於今日,如果故事寫得像八點檔古裝連續劇,也許讀來精采,但是之後回味的意涵卻勢必大打折扣,就讓感觸隨著旭日東昇逐漸加溫,遺憾跟隨青春飛滅而昇華,小說方出落得清麗動人。     故事對於彼時管理眾人之事也有所著墨,「政治就是這麼回事,得體察百姓的感受」,即便在科技發達的現代也同樣適用;武士切磋比畫之外,傳統的武士道精神也沒有被忽略,「如果不想斬人,就別拔刀」。至此,我終於體會到作者創作的獨到之處,花俏的絢爛情節並非他為文的重點,而是希望讀者可以被文字中濃於血的人情、淡如水的人生所震攝,塑造深遠的感動。     相當新鮮的一次閱讀經驗。題外話,因為書中涉及許多江戶時代位階與文化的專有名詞,出版社很細心地附錄註解,不過如果可以節錄於文章下方,應該會帶給讀者更便捷的欣賞。

作者簡介 藤澤周平(Fujisawa Shuhei,1927-1997)   出生於鶴岡市,畢業於山形師範學校。1973年以《暗殺的年輪》一書榮獲第69屆直木賞。主要的作品有《蟬時雨》、《隱劍孤影抄》、《隱劍秋風抄》、《白瓶.小說.長塚節》(吉川英治文學賞)、《藤澤周平全集》(全25卷)等。藤澤不僅著作等身,亦獲獎無數,曾獲菊池寬賞(1989)、朝日賞(1994)以及東京都文化賞(1994)、紫綬褒章(1995)。於1997年辭世,死後仍有《漆樹結實之國》等多部作品被集結成書。   藤澤周平自幼家中務農,因此作品中處處可見農家景致,野外林趣。他尤其愛談自己的家鄉,多次出現在故事中的虛構地點海?藩,就是其家鄉的縮影。他筆下的人物多為備受現實壓抑的市井小民或不得志的武士與浪人,筆觸雖色彩淡素,但亮度鮮明,描寫的比重恰到好處,使得故事情節予人脫俗之感。   藤澤擅長以歷史小說的形式,描寫現代的人際關系,尤其貼近終日惶惶鬱悶的上班族心情,引起日本千萬上班族的共鳴!《黃昏清兵衛》、《隱劍鬼爪》等作品改編成電影後,激起了藤澤周平熱,因為每個人在書中都找到了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