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加油,端么么。
關於部落格
因為認真,所以開心。
  • 30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我看《魔女之子》

    故事的重心圍繞著封面上的這一段話「母親的罪惡,是否要由兒女承擔?還是可以向她討回來?」,因為一個母親的放蕩行為,造就了一個家庭日後所有的悲慘遭遇,進而探討父母親雖因背負孕育子女的辛勞而顯得偉大,卻也可能不慎毀滅子女的人生,而子女面對這樣根深蒂固的操縱,採取反擊的結果是得到海闊天空的舒暢,亦或只是陷入更絕望的深淵。作者以其一貫跳躍式的時空安排開展故事,場景也隨之在德國與義大利之間轉換,每一次的切換總能讓讀者想像一個色彩炫麗的畫面,蒼鬱的森林適合用來隱藏罪惡,映照著橘黃燈火的偌大廣場開展一段戀情,青蔥翠綠的鄉村旖旎風光之中,安插一個個近乎歇斯底里的人物狂放演出,不難看出,作者的寫作風格受其電視及舞台劇的演出經驗影響甚遽。     這樣的影響下,可以理解書中所有描述母親逾矩行為的部分,都是為了進一步寫出兒女為此所遭受的磨難,最後水到渠成地寫下震撼的犯罪行為,相形之下,著墨於醞釀犯罪的文字卻少得不成比例,因而讓故事偏離了原味,所以即使可以感受到悖離常軌的震撼,卻無感於驚悚成分的力道,甚至艾爾莎訓練艾弟的過程(應該是重點吧!)讓人覺得過於易如反掌,而不見艾爾莎所受到的煎熬與心態的轉變,作者卯足全力突顯母親荒誕不羈的行為,但是卻疏於探究角色的心理層面,於是儘管人物個性塑造鮮明,背景敘述得栩栩如生,但是缺乏了角色心境的起承轉合,讓故事就此偏向“玫瑰瞳鈴眼”這般“灑狗血”的風格。     回到一開始提出的問題,就我而言,小說與戲劇的不同,就在於小說可以藉由文字嚴密堆砌出一個角色的各種層面,寫出一個角色的靈與肉,而戲劇則用畫面演譯結果,過程留待觀看者自己咀嚼與推敲,小說缺少了基本面,儘管添上眩人的橋段,闔上書之後,總覺得缺少了什麼,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