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加油,端么么。
關於部落格
因為認真,所以開心。
  • 304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我看《重力小丑》

    然而不費力的另一種說法趨近於推理的難度降低,角色不多的情況下,縱火犯究竟是誰未到尾聲卻已了然於心,因此故事的重心並不在於謎團的複雜度,而是對“家人”的定義,儘管這對兄弟只有一半的血緣關係,但是卻擁有彼此信賴的合諧關係,作者並不採用灑狗血的方式鋪陳兄弟情誼,而是以極為生活的方式勾勒出這層緊密,可能是與罹患癌症父親之間閒扯淡的聊天,或是瞬間讓氣溫降低五度的冷笑話,然而親情的刻畫並不因此而黯然失色。     伊坂幸太郎習慣以類似清談的方式交代理應沉重的主題,是他無可取代的個人特色,卻也有可能是他目前仍與“直木獎”得主絕緣的原因,看看五度鍛羽而歸的東野圭吾最後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獎,得獎作品乃是以壓抑的手法描述孤獨的靈魂得到溫情的釋放,再看看角田光代的得獎名著“對岸的她”與“空中庭園”同樣隱晦具衝擊力,伊坂幸太郎以巧勁取勝的風格顯然不符合評審的最愛。

    把得獎這種主觀的話題擺一旁,看看小說作家之間隱然存在的默契,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在“玩火的女孩”與本書不約而同地將費瑪(Pierre de Fermat)的最後定律寫入,同樣引述費瑪費人疑猜的一段話,玄之又玄的題材沒有隔閡地成為東西方作家愛不釋手的元素。而伊坂幸太郎慣常以居住地仙台作為故事舞台,又與《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的森見登美彥與《鹿男》的万城目學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後節錄書中“只要快樂地活著,地球的重力就會消失無蹤”這段話送給大家,相信對於思考生活與本書書名的意義有很大的幫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